图解山西军事地理――太行山和黄河天险环绕的堡垒

宝马娱乐平台

2018-02-26 16:55:44

1.山西简称晋的由来

山西简称“晋”源自春秋时期的晋国。

晋国最初的国号是唐,始封君是周武王姬发之子叔虞(周成王同母弟)。唐国方圆百里,统治重心在今山西翼城周边。叔虞之子燮xiè继位后以境内有晋水,改国号为晋。

现晋水源流成疑,但绝不是今源出山西太原西南悬瓮山的晋水(太原附近的晋水同前497年赵鞅建晋阳城有关,前后相差五百余载)。

2

山西地形地势(见下图

山西北部倚长城与阴山大漠相连;

南面以中条山、王屋山与河南为界;

西面抵晋陕大峡谷中汹涌奔腾的滔滔黄河;

而东面则是重峦叠嶂,如脊梁般存在的太行山脉。太行山脉两侧地貌可谓截然相反,自华北平原西望,“危乎高哉”的感觉油然而生,而山西对中原则是居高临下的俯瞰阵势。

山西内部自东北向西南分布着一系列连珠式的盆地,依次为大同盆地―忻定盆地―太原盆地―临汾盆地和运城盆地。

外部被巍巍太行和滔滔黄河包裹,内部亦有独立防御单元,山西军事地理优势可见一斑。

顾祖禹著《读史方舆纪要》对山西的评价是“表里山河,称为完固”(表里山河:外有大河,内有高山,指有山河天险作为屏障)、“可以拊天下之背而扼其吭也”(吭háng喉咙)。

3.山西西部屏障――黄河古渡口

黄河自上下游分界点河口村(今属内蒙古托克托县)折向南流,开始奔腾在晋陕两省边界的沟壑峡谷之间。由此可知黄河乃晋省西部屏障,更是链接关中和晋西南的枢纽,而横渡黄河的古渡口自然成为历代重兵驻垒的门户。

1)龙门渡。龙门渡是黄河的咽喉,其北临群山夹道的黄河峡谷,南抵坦荡平原。黄河在这里直下千仞,破山峦而径出,泻千里而东流。

2)风陵渡。应是最耳熟能详的黄河古渡口。位居黄河南泄转而东流之地,称得上“鸡鸣一声听三省”。1900年慈禧太后西逃时就是从这里西渡黄河“巡幸”西安的。

3

茅津渡。

北岸为山西运城平陆县茅津村,南岸为河南省三门峡市。素来是晋豫两省的交通要津。《平陆县志》载:茅津地处水陆要冲,是晋豫两省通衢,三晋运盐的孔道……。前654年,晋献公假道伐虢时,即自茅津渡河;前627年晋襄公亦自此渡河,在崤山偷袭了灭滑国而归的秦军,俘虏其将孟明视、西乞秫(shú)、白乙丙。可以说茅津渡在一定程度上是秦国东出中原的障碍。

4.山西东部屏障――太行八陉xíng

太行八陉是古代晋冀豫地区穿越太行山相互往来的8条咽喉要道。陉者,山脉中断的地方。链接今山西省的为南部五陉,即轵关陉、太行陉、白陉、滏口陉和井陉。

1)轵关陉。东起今河南济源县轵城镇,西至今山西侯马铁刹关。

轵者,车轴末端也;轵关者,仅容一车通行的险关。春秋时期,晋国统治中心在今曲沃、侯马、翼城周边,所以轵关陉是晋国东出中原最便捷的通道。

2)太行陉。南起河南沁阳,北接山西晋城天井关。数十里内,自沁河平原急剧攀升至超千米的太行之巅,所经之地崎岖盘旋似羊肠,关隘林立若星辰。

《史记》载:秦昭王四十五年(前262),白起伐韩国野王(今河南沁阳附近),野王降,上党道绝。可知当时白起切断了太行陉,隔绝了韩国都城新郑和上党郡的联系,上党郡守冯亭不愿降秦,转将上党献与赵国。秦赵对垒长平由此发端。

3)白陉。起自今河南辉县附近的孟门,连接山西陵川县马圪当峡谷,并西向辐射晋城市高平等地。白陉拥有太行山南麓最深的峡谷,顺河床蜿蜒而谷深幽静。今观之,仍有蹉跎岁月的感叹。

5.山西内部屏障

1)雁门关

山西北部防御屏障的纵深颇大,大同及古长城为第一线,恒山山脉和雁门关为第二线。

雁门关又名西陉关。唐初为防突厥内犯,在雁门山制高点设关城。《唐志》载:东西山岩峭拔,中有路,然盘旋崎岖。

重镇太原

山西重镇素来首推太原,其跨汾河两岸,有险可控。话说1125年金攻北宋之役,完颜宗翰统率的西路军自西京大同府南下,所过州县尽皆降叛,如入无人之境,但进抵太原时却遭重创。侍卫亲军马军副都指挥使王,利用太原坚固城防迟滞金军月余,使西路军未能按时完成合围东京的计划。1126年九月,坚守八个多月后,粮尽援绝的太原城方告失守。

上党高地。

山西东南部的长治、晋城等处为上党高地,该区域绝壑深阻,地势高峻。《资治通鉴》载“上党,河东之藩蔽,无上党,是无河东也”。

前262-前260年,秦赵双雄在这里上演了冷兵器时代的巅峰决战。如若秦军占据上党,则其可通过滏口径直指赵国都城邯郸,而且是居高临下的俯冲阵势。如此秦赵双方皆投重兵力拼此关乎国运之战,结果赵国40万精锐尽丧,彻底失去了逐鹿争霸的资本。

综述而言,山西地势居高临下,河谷纵横。防御时,有险可控而易守难攻;进攻时,高屋建瓴而势如破竹。